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母爱余温
母爱余温

母爱余温

浴室里传来稀里哗啦的水声,我低头在客厅简单的收拾PS4游戏机。

  今天向妈妈推销我喜欢的游戏的计划又失败了,妈妈对难度高的游戏实在是不擅长。刚开始我们练了一会NBA2K,玩了会使命召唤。最后还是转到三国无双和生或死5上面,妈妈才玩得高兴起来。

  但是对我来说,这两款游戏实在是很枯燥了,没什么吸引力。但是这是我和妈妈可以一起玩PS的机会,所以我隻能耐着性子在三国无双里陪她割草。

  好怀念和妈妈一起玩暗黑3的日子啊,那是我一次偶然的尝试,没想到妈妈对这种带点小恐怖的游戏居然有兴趣,居然破天荒坐下来和我一起玩。这一玩就是半年多,后来暗黑3实在是没什么新鲜感了才罢手。

  现在,我们找不出一款能够两人一起玩得开心的游戏了。我不由得有些惆怅,来到客厅边缘的封闭式落地窗前面,收拾妈妈洗澡前乱丢的衣物。

  这是她的小小不良嗜好,洗澡前喜欢到巨大的落地窗前对着室外脱衣服。

  妈妈并非什么暴露狂,因爲我们家住在天空之城小区的江景房顶层。这是一个46层的跃层大套房,封闭的落地窗外面是一望无际的江水,以及对岸低矮的中低层建筑,再远就是模煳的群山。这种情况下并不用担心落地窗外会有人能看到妈妈脱衣服的身影,除非是个能凌空虚度的超人。

  妈妈习惯在家穿居家服,外出换她的小西装,讲究。

  所以我们家在门口玄关鞋柜边,有一个嵌入式的高大衣柜,属于妈妈专用。

  我从落地窗前的木地闆上捡起妈妈的紫粉色的花边领T恤和裤袜,小心的展开,用衣架挂进这个门口衣柜里。

  顺便帮妈妈整理一下这个特殊的衣柜,爲了找出穿着次数较多的衣服,我逐个闻了一遍。

  研究了半天,拿了我认爲味道最浓的两件妈妈的打底T恤,丢到盥洗室的髒衣篮里。

  我家的浴室是干湿分离式的,洗澡间外面就是独立的盥洗室,所以我刚准备洗衣服,妈妈就推开浴室门要出来。

  她看到我在盥洗室吓了一跳,一下用浴巾挡在胸前,哼哼的斥责我。于是我隻能放弃现在洗衣服,乖乖回到客厅。

  过了一会,妈妈打开盥洗室的门出来了。她原本湿漉漉的头发已经吹干做好了造型,脸上也上好了澹妆,戴好了耳环。就连那件端庄高雅的金边衬衣都穿好了,这件香槟色的绸缎衬衣非常柔软帖身,随便瞄一眼就能看到衬衣下勾勒出丰满胸罩的形状。

  除此之外,她身上并无其他衣物。

  这件衬衣长度大概是能够盖掉半截屁股的,当妈妈大大方方的走向玄关的时候正好面朝着我,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我有意的转开了目光,似乎避免自己看到不该看的。

  我当然不用担心妈妈穿着那么贴身轻薄的衬衣出门,会被一路上各种目光占便宜。因爲她从容的走到鞋柜边打开衣柜,翻出她的小西装外套披上了。

  然后她从衣柜的小抽屉中翻出一条小内裤,想了想挂在衣柜门内侧的排勾上。

  又拿起小西装配套的同色短裙,同时直起要对我招手:“愣着干嘛?快过来啊!”。

  我哦了一声,施施然的走过去倚着鞋柜怯生生的仰着头看她。

  妈妈看我磨磨蹭蹭的,不禁开始有点不耐烦的说:“你自己说考到前10名就亲的,不来我走了啊!”一直严肃着的脸说完又扑哧一下忍不住笑了。

  毕竟说到亲这个字的时候,还闆着脸她自己都会觉得好笑了。

  我心情紧张起来,妈妈真的会让我亲吗?不会是耍弄我的吧?要是我一厢情愿表现猴急,最后被妈妈摆一道,就太令人羞耻了。

  所以我蹦紧了略微发抖的腿,站直了身体,抬起脸游移着视线不敢看她的眼睛。

  突然我想到了什么,说:“等一下,你还没穿好呢。”

  妈妈把手里的裙子一抖,说:“穿上了不方便吧?”

  一设计考试前10名奖励,我就来劲了,利索的说:“鞋和裙子应该要穿上吧?”

  妈妈皱眉说:“哪那么讲究?”。

  我坚持说:“妈妈穿高跟鞋会好看很多!”

  妈妈歪头想了一下,拿起裙子开始从脚下边穿边说:“好好好,就你事多。”

  妈妈离我近在咫尺,她低头穿鞋时从领口冲出的女性体香扑面而来,我有些不知所措的后退了一步。

  妈妈把五厘米细跟凉鞋穿好,抬身将细细的长直发丝捋到身后,和她恬静柔美的脸孔不搭调的话唠唠叨叨个不停:“真是要求多多,穿什么鞋啊,穿了等下不是又要脱。”

  她向我走前一步,低头看着我说:“快点!都快10点了,我还要去一下单位,还要买菜。”

  我抬头看她一眼,脸一红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妈妈挺用力的扯着我的手臂靠在关闭的衣柜上,说:“在这里还是去沙发上?”

  。

  我心中扑通扑通直跳,小声说:“就这里。”

  妈妈收腹伸手把裙子高度调整一下,说:“会不会看不清?”

  我从她身边挤过去按下了玄关顶灯开关,一下子这个狭小区域里变得十分明亮,这让我反而更紧张起来。我在想假如我和女同学谈恋爱,在黑暗的电影院第一次接吻前突然灯光大亮,也会是这种感觉吧?

  我按完按钮,转身和妈妈面对面站好,我几经磨蹭已经把自己的紧张表露无遗,所以妈妈这次并没出声有催促责怪我。

  妈妈向前走了一步,尽可能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我们是如此靠近对方,以至于她轻声细语我也听得十分真切,她说:“这会反而害羞起来了?”

  我耳朵根都红了,低头不敢看她,说:“这不一样!”

  我粗声喘了一会,平静下来说:“我没事”

  妈妈似笑非笑的低头看着我眼睛说:“那你还一直挺在这里?站这么高亲得到?”

  我哦了一声,蹲下抬起头看了一下妈妈,妈妈会意的又叉开腿迈前了一步。

  妈妈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要不要端个矮凳子?好像这样蹲着挺累?”

  我感觉了一下高度,一条腿半跪着扶着妈妈的大腿说:“这样没问题”。

  妈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指了指鞋柜,说:“漱口水!”

  我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从鞋柜里拿出一瓶隐藏在深处的强力杀菌漱口水,倒进嘴里呼噜噜的漱口,然后吐在鞋柜边的垃圾桶里。

  尽管刚才就刷过牙,这次的漱口仍然是做得非常仔细,爲了彼此健康而清洁口腔,这是男女之间基本的礼貌。

  妈妈也从牆上挂鈎中拿下她的真皮小包,从中拿出纸巾递给我擦嘴,然后扣好小包背在右肩上,爲了避免干扰我还很贴心的将包往身后撇了撇。

  我半跪在玄关地毯上,做好了一切准备,开始靠近妈妈。

  妈妈呼吸似乎也急促起来,两脚不安的交错换了重心。

  我伸手扶着妈妈的一条大腿,一手搭在她之前穿好的百褶西装裙上。

  妈妈声音从头顶传来:“你来还是……要不要我来?”

  我轻声说:“好啊”,就松开了妈妈的裙子。

  妈妈叉开两脚,蹦直两腿,身体略微前倾,两手从左右两侧轻轻的捏起了她的百褶短裙。

  随着她把百褶短裙缓缓的越拉越高,我能看到的大腿内容也越来越多。

  在提拉裙子的过程中,我注意到妈妈的大腿内侧肌肉也在微微的颤抖。别看妈妈一副自信成熟的模样,其实她自己应该也是有些紧张的吧?

  百褶裙彷佛话剧幕布一般缓缓升起,观衆期待已久的大戏也就开场了。

  幸好刚才开灯了,否则估计现在我是会视线一片模煳。

  要不然,妈妈一声:“快点”的催促下,没有顶上灯光帮忙,我还不一定能够温柔的找对地方。

  和之前想象的不一样的是,现场我临时决定这个亲吻用最轻柔的舔舐式吻法。

  这是最不容易刺激到女方的一种接吻方法,温暖的舌头尽量伸长向斜上方舔去。

  ……尴尬的是,在这种以低舔高的姿态下,我三四次都没能精准舔中目标。

  我头每一次靠近,都引起了妈妈一阵紧张,我扶着她大腿的手发现妈妈每次大腿肌肉都会绷紧。

  几次徒劳无功,让我有些急了,所以也不顾什么礼貌,两手前伸搂住了妈妈的大腿,手掌控制住她赤裸的腰臀。

  我并没有用手猥亵她的美臀,而是仅仅用于定位,好方便我的舌头命中目标。

  终于,这一次我舔中了一个同样温暖湿润的地方,品尝到了微微发咸的澹澹发酵味。

  这不是我第一次尝到这个滋味,但是在这种出门前的临时“吻别”方式中尝到,别有一番滋味。

  我没有贪功,尝到味道后就撤退了几厘米,调整一下急促的呼吸,等气息平静下来再次探入妈妈的裙里。

  这次她忍住了没有发出声音。

  我的舔舐隻持续了一分锺不到,很快以一阵吸食结束,这是因爲我感觉到自己口水过多,怕搞得现场一塌煳涂。

  妈妈从她的小包里翻出了女性专用卫生湿巾,蹲在我身边轻柔的擦拭自己的裙内。边擦还边嘲笑我口水又多又髒……我则坐在地毯上有种满足的脱力感,还是妈妈主动提醒我才不情不愿的翻出漱口水重新漱口。

  妈妈打开衣柜,从挂鈎中取下小内裤,脱下高跟鞋穿上内裤,再穿回高跟鞋和我拜拜出门了。

  而我则脑子空空的拿起手机坐在沙发上发呆,好一会都在回味刚才的体验。

  好在昨晚发洩过了一次,否则估计我刚刚就要下体爆破而亡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