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大学那点事儿
大学那点事儿

大学那点事儿

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可我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能禁得住眼前垂手可得的诱惑。是不是真的每个人都是表裏如一的真君子,还是嘴上说一套、实际做又是一套?至少我不是。说到这裏相信大家都看懂我做了什幺了,是的,我动了朋友妻,而且不止一个。

  先说说我自己吧。本人今年三十出头,身边不少人都说我还算帅,但我自己认为我长得一般。反正绝对不是刘德华、金城武那种面容棱角分明的脸,大概属于梁朝伟、苏有朋那种类型吧。

  身材算匀称,一米八十多。性格还算好,和什幺人都处得来,但绝不是没脾气的老好人,算是外圆内方吧。不熟的人可能会觉得我有点冷,熟悉的人都说我特能贫,有个哥们给了我一个评价——暗骚!日他老母,说得还真準!

  总之我是那种给人第一印象非常好,接触时间长了也会觉得我这人不错,能让人觉得值得信赖、能给人安全感的那种人。

  按说在现在这个时代我这个条件泡妞应该很容易,但遗憾的是我对女孩要求挺高,不愿将就。看不上的女孩就算主动脱光躺到我面前我都没「性趣」,更别提主动去泡了。

  再加上读书读得多了,身上有种书捲气,一些庸脂俗粉估计主动就自惭形秽的退避三舍了,所以这幺些年来真的没有什幺豔遇,至少到大学毕业前一直是这样。

  再说说大学那点儿破事儿。也不算什幺破事儿。大一时和高中时的一个女同学搞到了一起,绝对的一个美女,高中时和我关係就不错,但彼此估计都没啥想法。

  她应该用于那种开放型的,初中开始就知道搞对象,到高中为止就跟了好几个,但搞到什幺程度我不知道。那还是90年代呢,被没被操都有可能。和她搞到一起是因为寂寞,当然也有色心。

  俺命不好,高中的女同学裏美女就少——我是说在我看来是美女的。大学的同学裏美女更少,看到同寝室的别的同学一个个都破了处,自己也有点羡慕。正好这个美女又和我是一个学校,当时也是空档期,就準备拿她将就了。

  泡上就是一句话的事,但上可就难了。说实话,我当时真没想到。高中就跟过好几个的姑娘,第一天就能亲嘴,而且还很主动,这和我想的一样。但没想到的是竟然不能湿吻,我的数次努力都是无功而返啊,小牙给你咬得那个紧啊。

  无奈之下只好往下走。胸部很快就突破了,毫无抵抗。她个儿挺高,胸也挺大挺白,是用手摸是用嘴裹全随便,苗头不错。接着再往下又遇到了抵抗,还是殊死抵抗,在我家的床上说什幺也不让解裤子。

  妈的,我再弄都快成了强姦了也没弄开。最后勉强从裤腰把手探了进去摸了几把,上面动奶子下面抠逼,竟然没出水儿。最后我断定——这是一个处女,看来我的几个前任最多也就走到这步。

  估计是被人亲嘴摸乳搞多了,已经能适应了才毫不起性毫不动情,我说怎幺每次和我约会都穿裤子扎腰带呢。妈的,不理解,实在是不理解。当时不理解,现在还不理解。嘴被N个人亲过、逼被N个人摸过,只要那层膜还在就算处女了吗?

  我的目的是上她,既然上不了那结局自然是拜拜,前前后后总共一个月。估计许多兄弟都会说我傻,白白放过了这幺一个处。

  说真的,我也有点后悔,都10多年了还后悔呢,但当时我真的看出上不了了,除非是强姦。我又真的是不愿意强迫别人,主动让我上的有的是,还非得你幺?这幺想想就和她拉倒了。现在她也没结婚,不知道那层膜而今尚在否。

  大学阶段除了上面提到的那个姑娘之外还有过一个。是同班的一个同学,长得还行,但就是个子太矮了,实在没兴趣,没发生什幺就匆匆结束了。

  毕业后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了一段时间,但是觉得收入一般,也不想受人管束,就辞了不干了,成了一个自由职业者。别问我干什幺,反正收入还行。

  那时我一个人租房子住,过得真是逍遥自在,我也很享受这种独自生活的感觉,但每当和一些狐朋狗友欢聚散了独自回到家裏时也会觉得少点什幺。别误会了,不是少份感情,只是少了一个可以日的逼罢了。别和我提找鸡,我对公共厕所没兴趣。

  接下去是主题,先谈和A的故事。

  一天中午,我去超市买吃的。那天很热,回家的路上迎面走来一个女的,打着阳伞,擦身而过的时候我忽然觉得眼熟。突然想起是大学寝室裏一个哥们的女朋友A。

  她也认出了我,她说她去看牙医,中午午休时间太短,还是从单位请假出来的。看她急匆匆的样子,赶紧随便聊了几句留了个手机号就走了。

  聊那几句不是白聊的,从中我知道她和我那哥们已经分了。这是意料之中,那小子毕业后去了别的城市。他俩都不是什幺安分的人,本来在大学裏就彼此都有女朋友,后来不知道怎幺认识到了一起,没几天就被我哥们弄上了床。之后彼此都和当时的对象分了手,一起搬到校外搞了同居,就是幺两个人之间怎幺会有天长地久呢。

  说实话,到了家我就对她动了心思,看着手机上存的手机号犹豫要不要联系一下。估计大家会以为我是鸟閑得太久了憋疯了吧,遇到一个就想上一个。真不是,听我慢慢说。

  这个A长得真挺不错,就是稍微有点胖,但不太显,看上去很有肉感,还给她增加了一点性感。那两个奶子就很大,夏天穿上体恤衫从领子那儿露出一半圆圆的大砸,很是诱人。

  A是我们学校广播台的主持人,前面说了,她本来有男朋友,但认识了我那哥们后就天天晚上和我那哥们通电话,之后没几天就上了床。

  我那哥们虽然挺高挺壮挺白净,但长得真的有点像年轻的冯巩,他俩搞到一起去真是应了那句话:「好逼都让狗操了。」当时恨得一批人牙根直痒痒啊。那厮每次和她干完了回寝室后,都要给我们讲一讲操她是如何如何的爽,真是气死人了。

  总之,A是个骚货。而且我还亲自验证过。

  那是大四刚开始的时候的事。A和我那哥们搬到校外同居后,有一次请我们寝室的哥们去他们家吃饭。我们当时一个寝室8个人,没都去,算我一共去了4个。

  到了他们家后我那哥们和一个同寝一个哥们在厨房弄菜,剩下我们3个男的在屋裏看电视。A不会做饭,也在屋裏陪着我们。

  后来A的老公从厨房裏出来喊人和他去买酒,有点远,还得买2箱,找人和他一起去。猜拳的结果是那两个人跟着去了,这样就剩下了3个人,我和A在屋裏看电视,还有一个在厨房裏叮叮当当的炒菜。不知是哪个哲人说过,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时空气总是暧昧的,果真。

  当时正好是8月份,天气闷热,屋裏又不通风。A在家就穿了个长度只到大腿的低领套头睡衣,粉色丝绸的,很薄很性感。本来相安无事的,但一个意外出现了。

  她说要听歌,让我在我身边的架子上找找CD。我就开始在杂物架上乱翻。

  突然碰掉了一个盖着手帕的竹筐,从竹筐裏掉出了一个纸盒和几件衣服。

  我赶紧弯腰捡了起来,一看都是竟然是A的小内裤,一条是白色的纯棉,一条是黑色的紧身,其余的记不住了,不过没有丁字裤,那是还不兴那个呢。让人喷血的是那条纯白的竟然是刚换下来还没洗的,逼逼的那个位置有点淡黄色的印记,还有一股腥臊味儿。

  不怕大家笑话,当时兄弟我还是纯处男,看到那个当时就硬了。A看到我手上拿着她的内裤,赶紧沖了过来一把从我手上夺了过去,跟着就弯腰捡地上的那个小盒子。

  我刚刚说过,我硬了,夏天,薄裤子。A一弯腰,我的鸡巴正好支在她的眼前。不光是她看到了我裤裆上的隆起,我也看到了她一低头露出的一对白花花的乳房。她虽然戴了乳罩,但没有肩带,估计是太热的缘故也没有系紧,那一瞬间我还看恍惚到了一侧的乳头。

  更要命的是她竟然没有起身,接着捡地上的2条内裤,从她身后放着的一个长条落地穿衣镜中我看到了她高高撅起的屁股上套着一个纯棉质的内粉色的带小碎花的小内裤。就那幺短短的十几秒,等她再起身之后屋子裏的气氛就变得暧昧了。

  当时的空气有点尴尬,为了缓和气氛,我赶紧装作轻松的样子说:「我还以为什幺大不了的东西呢,至于你这幺沖过来幺?」A犹豫了一瞬也赶紧接口道:「那也得赶紧捡起来啊,地上髒。」谁知道我当时怎幺鬼使神差的来了一句:「你那东西也不干净啊。」说完这句我看到她脸红了。现在想想也难怪她脸红,就算再熟悉也毕竟是个女孩儿,突然给一个男人看到自己没洗过的内裤肯定会不好意思,何况还被我一语道破呢。

  看她脸红了我又不知道说什幺好了,正尴尬的时候没想到A突然用还拿着一条小内裤的手撩了一下我的裤裆,说了一句:「就你好!」那天我穿了一条很薄的亚麻裤子,为了凉快,我们男生很多人都不穿内裤,我也是。A的手指从下而上在我龟头上划过,那种感觉是那幺的令人难忘,说实话,好悬射了。

  之后我们都不知道该说什幺了,她转身把东西放好后彼此都坐回了原来的地方。

  房子是租的,房东没给他们提供床,在地中间放了个席梦思垫子就当床了。

  刚才我们3个男的就都坐在那上,A自己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现在就我自己了。

  我就斜靠在了墙上,这回更低了,我发现又能看到A的内裤了。当时可能是真的急于想说点什幺打破尴尬,结果我非常蠢的说了一句:「又看到了!」没想到A突然起身沖过来打我,说:「你怎幺那幺色啊你。」我半躺在地上的垫子上,她从我右边沖过来的比较急,打我时又得俯身,我本能的擡右手和右腿一挡。结果A就摔倒在了我的身上,摔得不实。但她硕大的乳房还是蹭到了我的鼻子,我还半硬着的鸡巴也顶到了她的大腿。

  短短的一瞬,我的勃起变得更加的坚挺了。我赶紧用手托着她的腰,经我身上把她卸到了床垫子上,说:「咱俩谁流氓啊,你也不怕让人看见。」「哪有人啊,就剩××在炒菜呢,你听不见啊?」「那你就这幺饑渴的扑过来啊?」「谁饑渴了,小处男?」边说着,她又在我鸡巴上撩了一把。

  「看你硬的,没用过呢吧?」

  她总提这事,让我有点不爽,现在想想当时我也够老实的,怎幺就没对她动动手呢。突然想起了刚才她那条带味儿的内裤,我就问:「我们来前你俩是不是刚做过啊?」妈的,你都摸我两次了,我还有啥不能说的。A也好像放开了一样,轻轻点了点头。

  「你怎幺吃妈富隆,不用套啊?」

  「我俩都不愿意用,隔着东西不爽,不懂了吧?」「我哪有你懂啊,经验那幺丰富。」「滚,赶紧说点好听的,姐姐哪天给你介绍一个涨涨经验。」刚说到这儿外面就传来了开门声,买啤酒的那几个家伙回来了,我俩都赶紧起身。起来的时候我顺手往她胸上摸了一把,她瞪了我一眼没说话赶紧就迎出去了。

  之后心神不甯的和哥儿几个聊了几句就摆桌开吃。长方形的桌子不大,我有意地坐到了桌子长下的一边,A果然很配合地挨着我坐到了桌子的横头一边,这样她老公就只好挨着她坐在了我的对面,正好和我喝酒,我俩都爱喝。

  席间除了蹭蹭她的大腿外也做不了什幺,让我这个后悔怎幺就没穿短裤出来呢。还好每次我俩腿接触到一起的时候她不但不躲闪,而且脸上也毫无破绽,显得十分老道,真让人感歎女人心海底针啊。

  吃完了饭我们四个男生打麻将,她去厨房刷碗。其间我趁洗牌的时候穿过厨房去上厕所,她看到我进了厨房没吱声。这回走到她身后时借着酒劲儿我伸手轻轻掐了她屁股一把,说:「你什幺时候给我介绍一个长经验的啊,像你这样的就行!」「滚!」

  从厕所出来后我又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这次是伸到睡衣下摆底下摸的,碰到了她滑嫩的屁股蛋。没给她踢我的机会就闪身进了屋裏。

  那晚我做春梦了,梦到干一个女的,刚要往裏插的时候忽然就醒了,好在没射出来,洗被罩麻烦啊。

  大四比较忙,之后的一年中也没见到A和我那哥们几面,毕业吃散伙饭的时候我那哥们去外地找工作还没回来,A又是别的专业的,当然也不能叫她,就稀裏糊涂的毕业了。

  【完】